来自 pc蛋蛋预测至尊登录 2018-08-25 08:16 的文章

一堆大老粗的搬卸货物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顾峥

 “纽约马拉松,柏林和澳洲的都可以。嘿!我跟你说,这几个国家的赛事啊,可是全球影响力最大的几个马拉松赛事了。”
 
    “还有,国际铁人三项的奥林匹克铁人赛,冬季长距离铁人赛,美国的圣地亚哥的铁人三项标准,你都可以试试。”
 
    “停停停……”
 
    照着姜越这么说下去,顾峥不用干别的了,天天就参加比赛算了。
 
    人生的自由与生存的意义都没有了。
 
    就如同一个为了比赛而活的咸鱼,这还有什么意思?
 
    所以,顾峥严肃的将姜越剩下来的话给打断了。
 
    “既然答应了梁波的迪拜耐力马术比赛,咱们就往这个方向靠拢吧。”
 
    “我看那个迪拜马拉松比赛就挺适合我的。”
 
    “若是比赛的日期相聚的不远,那就一起去吧。”
 
    省钱。
 
    听到这里的姜越,眉毛都抽抽了一下。
 
    你这是为了迪拜土豪给出来的高额奖金才去的吧?
 
    马拉松比赛,冠军的最高奖金能拿到15万美金,而耐力马术赛的冠军则是能拿到30万甚至以上的更高额度的金钱。
 
    与之相比,什么影响力,什么知名度,那都是浮云了吧?
 
    被猜透了内心的顾峥,毫无波澜,他将手中的浮土啪啪的一拍,就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就这么定了哈!明儿个还要随着大部队回去上班呢。”
 
    “这一天天的真累啊!”
 
    被赶出酒店的姜越只有一种感觉,他好像被自己的好友给坑了。
 
    ……
 
    再怎么被动接受的日子,它也要照常的度过。
 
    第二天一早,就要出发的顾峥,在马棚前与大风恋恋不舍的道别而去。
 
    看着对方那湿漉漉恋恋不舍的大眼睛之后,落荒而逃。
 
    再一次回归到了正轨的顾峥,就与书房中的笑忘书,碰到了一起。
 
    被独自扔在家中,刚刚享受了一周的所谓的自由的笑忘书。
 
    则是任命的翻开了第十四个世界的书页。
 
    只期望,这个看起来心情大好的人,能看在它未曾偷懒的份上,对于他选择的世界,不要再诸多的挑剔了吧。
 
    一时间金光闪耀,时间停滞的同时,顾峥也携带着笑忘书,脱离了这一方的天地。
 
    到达了那个前途未知的新的世界。
 
    再一睁眼,一片的漆黑。
 
    他的身边只传来了细细索索的响动,不敢妄动的顾峥,一言不发的打算让眼睛先适应一下黑暗呢。
 
    就听到了他身旁,发出了响动的人,在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的提醒。
 
    “顾峥,你怎么不干活了?”
 
    “将军给我们派出的任务,咱们可不能耽误了啊!”
 
    “都是我不好,若不是因为我自告奋勇,顾兄就不用随着我吃苦,深夜之中,还随我一起出现在这个山林之中了吧。”
 
 611 委托人的愿望
 
    呵呵,这小子的苦情牌打得不错。
 
    但是你好歹要告诉我,我在哪,我是谁,我要跟你干嘛去吧?
 
    看到顾峥依然是低头不语。
 
    那清洌洌的声音再一次的响了起来:“顾峥,你没事吧?”
 
    再不说话恐怕就要被怀疑了。
 
    到了现在的顾峥,也压低了声音,若无其事的回了一句:“无碍。”
 
    这声音一出来,带着难得的温厚,看来年纪也是不大。
 
    听到了顾峥的回应,黑暗中的人仿佛是松了一口气一般的,继续说道:“那就好,再等等吧。”
 
    “一会大营中接应我们的士兵就过来了。”
 
    “等我们将这些东西交接完毕了,咱们就能回营房内好好的休息了。”
 
    “麻烦你陪我一起受累了。”
 
    “不会,不会。”
 
    口中这么说着的顾峥,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是又当兵了?
 
    真是麻烦。
 
    可是待到黑暗中响起来一阵咔嚓嚓的金属碰撞的声音,一堆大老粗的搬卸货物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顾峥就知道他先前的猜测可能是错的。
 
    对面那些才是带着血腥味道的士兵,而他和这个不知名的小子,应该是奉命前来递出货物的看管人。
 
    还好。
 
    厌倦了厮杀的顾峥,在这个世界他只想静静。
 
    待到这一切的混乱过后,在那个最初出现的声音的指挥之下,顾峥将他身后的箱子盘点完毕,被一群群人给拖走了之后,他才有功夫细细的朝着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认识的人的方向看去。
 
    “咳咳咳。了,你也不要回自己的营帐了。”
 
    “免得你刚想拜师的那苛刻的师父,再因为这个呵斥与你!”
 
    听到此人的邀请,顾峥正合心意。
 
    他带着无害的笑容,亦步亦趋的就跟随着这个年轻人,一同来到了一个看起来不算豪华的营帐边上。
 
    依然是黑黢黢的一片,带着一股子简陋的泥土味道,但是顾峥与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却是眉头不带皱的一前一后的探身进入到了帐篷之内。
 
    实在是太疲惫了。
 
    困乏让这两个年轻的人,对于今天晚上的行动谁都没有多说,反倒是在顾峥简单的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一块麻布单子自后,就草草的躺在这营帐之中,和着衣服就闭眼睡了过去。
 
    这一闭眼睛,属于这个身体的大量的记忆就涌向了顾峥的脑海之中。